就這樣,我升上了五年級,回想起來已經是個遙遠的記憶;然而,這些記憶卻仍舊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只是因為我在小學五年級那一年遇到了忠貞的死黨:吳萬福。在所有 認識的人中,相識的長度跟深度吳萬福和我絕對是第一人,雖然我們的外型迥異,這往後但是我們的許多相似的地方,也是我們倆會如此了解彼此的原因之一。


 一切的故事,就圍繞在我們兩個之間打轉,如果沒有遇到萬福,也許我的人生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這一變,就像孫悟空七十二變一樣的豐富了我的人生,也讓我知道,再怎麼變也變不出佛陀的五指山。一個 人的記憶,可以停留在多久以前?聽說,其實人類的腦容量是足以記錄下人的生命中的大部 份時間,聽說:當人即將離開人世時,就會將這一生中的每一個影像重新倒帶、快速的播放一遍,
雖然這個說法並未獲得科學上的證實,但卻是每個人在這一生中都會證實的一件事。


當時我的學號尾碼是20號,政霆學號的是22號,那是我學四年級的學號。我們因為差不多高,因此我們正好就坐在一起,如果是安排男生和女生坐在一起,這個時候就會有一方拿起粉筆在桌子的中間劃起一條 楚河漢界,如果有一方超過了界線就會被視為罪人,小題大做的小朋友就會呼天喊地的開始爭得面紅耳赤,我們倆個小男生倒也不像一般的小朋友一般的羞澀,很快的我們兩個人就開始熟了起來,沒有稚齡小男生的淘氣與頑皮,我們開始有說有笑的培養我們過人的默契,這點默契一度讓同班的同學誤以為我和萬福是兄弟檔。由於政霆慣用左手的關係,無論怎麼換座位,我始終坐在右方、政霆一直都是坐在左邊,就連照相時擺pose的方位我們也是一樣自動的到位。


 我們除了變成班上的話題人物之外,也開始變成了班上的風雲人物。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