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究竟是真實還是虛構?
關於這堆文字、是小說還是胡說?
我想如果你看完後再告訴我,我們少數服從多數,
再來決定這個答案。


我花費了大量生命的歷程,來證明這本書的真實性;
畢竟,交大是一個塑造實驗型工程師的溫床,
証明與實驗對於我們來說並不困難,
同學們常常會有相同的感嘆:
”當我們在推導公式的時候、別人卻忙著在推倒女生”


那麼,為什要在就讀交大的這期間才寫呢?
跟我的過去曲折的求學經驗有關嗎?
很肯定的、無關。


只是時間到了。




過去,由於工作的原因,
那段時間我的腦袋放的全都是程式與使用者訪談記錄,
很不幸的,我的的確確是個程式設計師,
如果你萌生放棄閱讀的念頭了,
可否把序言看完再決定該不該浪費時間在這堆文字上。


我常常還要注意案子什麼時候開標、
堆在手上的案子什麼時候到期,
除了趕案子之外,就是被案子趕,
沒有太多的選擇。
偶爾也會晝伏夜出,那肯定是別人放大假時,
而我仍在超時工作,且工作到清晨,唱著”天亮說晚安”這首歌。
那時候我唯一能夠馬上調回自己生理時鐘的方式,
應該是飛過國際換日線吧!

撰寫上萬行的程式,面對的讀者是電腦,常常告訴我語法錯誤了,
我常想:”我們一定常常罵對方是笨蛋,如果電腦也會說話的話…”


辭去工作後,才又回到了學生的身份,
那段時間我的腦袋清了很久才清出一段空間來擺放人間煙火,
於是我開始寫作,把創造的產物轉變成文字,而不再是程式,
只是這回,我所面對的讀者是人了,
我沒辦法罵對方是笨蛋,因為對方會迴罵:我才是笨蛋。


後來,念了兩年書,大學也畢業了,沒寫出什麼東西來,
於是再多念個兩年好了,研究所卻沒把握一定能夠寫出驚人之作,
即使是論文也是一樣;

那麼程式呢?念研究所寫不寫?
也是會寫程式,偶爾寫寫程式交作業當做是小品,
而寫作卻占了我的大部份的時間,當然也包括未來我的論文寫作。


我靠想像力維生,想像著接下來的所有的故事的發生…


「想你存在,你便存在了」


記憶堆積成了一個山頭,我沿著這座山的菱線縱走,
探索著山澗裡涓涓細流的溪水發源地,探尋著我們的淚珠從何處發源,
找尋著我們的回憶的開端,一路攻頂,探索著我們的情愛從何時萌芽,
我們在愛情情止步,我們在友誼間躊躇,我們在親情間漠視,
如果沒有十足的勇氣面對,如果沒有健康的淚線陪伴,
那麼…「請勿攀登」。


我知道我盡可能趁著離回憶還不太遠時催生我的文章,
如果當我的身份再度回到程式設計師時,
究竟有多少人會讀得懂java寫成的小說?


我沒把握。


於是,我決定在浩然繼續完成我們的故事...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