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457238_1.jpg 

你來了啊!?

「你來了啊!?怎麼會有空來?」,眼睛閉上但是並沒有睡著,當我一走進去時,他感覺有人便張開了眼,我就站在他眼前。

『不辭千辛萬苦也要來,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了?』,我站在床尾與他四目相望。

「好了,我看到你來我感覺全身都好了」,他的眼睛泛起了紅絲,諾大眼框濕漉漉的揚起了嘴角。

『這麼會講話,你的嘴還是一樣甜。』,我用微笑回應,我也用淚眼回應。

「你跑這麼遠來看我,我真的覺得整個人都好起來了。」,接著我走到床的左側,放下右手的notebook,背上的一袋衣服,走到他旁邊。

『今天有發燒嗎?下午有睡了嗎?』,我的手握住了他的手,做為最粗糙的體溫計,傳達的感情是最直接的方法。

「整天都昏沈忱的,晚上睡不著,白天有機會就睡。」,他起身將床升起了不少坐起來。


...


說什麼也要握緊那雙助人無數的雙手,卻在發病半年內握過了三次,

這三次充斥了我的祈望,祈望能夠戰勝病魔,事與願違...


我們不是名人、我們也不是有錢人,看到別人一樣失去好友的影像,對我的振憾依然在;

你有牽過誰的手?過馬路時?逛街時?還是跌倒的時候?

把握每次的牽手,都當成最後一次來珍惜,或許這一次用心點,才對得起下次的回憶,



我來了啊!你不在了,

我來了阿?你已不在了;

有一天我也會回來,回到你在的地方...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