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握手話別後,沒有停留只剩一地粉碎的我。


當你穿越輪迴後,還會記得我姓嗎?


當你風華萬千時,還會記的我名嗎?


是否那碗能洗淨所有記憶的孟婆湯少吞一口能夠會使你記得我?


我也看到了... ,當我還來不及說出心底話的你灑滿一地的碎了的心


不要再誤以為我們還會有很多的明天



站在病床邊,矗立在病榻前,總是會不斷的告訴自己和躺在眼前的這個人,


說:「你不會有事的,一定可以好起來的」

究竟是說話的人被矇敝了雙眼還是希望透過這句話將躺在眼前的這個人也給矇敝呢?


是的,我們都不斷的會以為,「只要過了這關、就會一帆風順了」


然後再匆匆的結束探視的時間,被趕出了加護病房,被請出了化療室...


真的不要再誤以為我們還會有很多的明天可以相聚,


給我們彼此一個厚厚擁抱的機會,讓我在你的耳邊說出:「我愛你」



在那撕裂生命的最用力的別離的踱步後,再問問自己:「為什麼這樣的我,你看不見?」


是的,歷經那次的生離死別,就算肝腸寸斷、淚乾消瘦,

的確此時此刻這樣的我,你已看不見!


在那自己為自己矇敝上雙眼的同時,在病榻前的親人也會問:

「為什麼這樣的我,你看不見?」



是的,因為在身體中的嗎啡與止痛劑並不能阻止生命的流逝,


只是身體得到暫時的舒緩之後,讓世界同步的都以為,情況已經得到改善;




為什麼非得等到注射的是強心針、啟動的是電擊器,

才會哭喊著:「一定要救回他」



張開雙眼吧,跟你眼前的人說說不一樣的話,

等到他閉上雙眼時,要再讓他張開雙眼,已不可能,

或許只能祈求那一盅孟婆湯能夠不要完全喝下,

好讓我們穿越輪迴後,再說完那些心底話...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