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能夠有過一段刻古銘心的愛情,那將會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不論他(或她)是不是現在還在身邊,都給予祝福,這是我真心的想法,也不吝嗇的送出了好多祝福。若是從情竇初開的年紀算到而立的三十,她們多半都已經有男友、有結婚、也有小孩。祝福她們,畢竟、過去,已經不可追。


我在啟程來英國前,認識了琦琦,十多年的好朋友,介紹了她自己的妹妹,起初,非常的猶豫,因為太多分手與分離的經驗,讓我對於是否要認識她有很大的質疑,我還有能力談<愛>這個字嗎?我還有能力實現關於<愛>這個夢嗎? 我自私地還認為自己還有機會可以獲得想要來自於愛的幸福,心中點燃起一絲絲希望,因為愛曾經讓我失了魂的漂蕩,也讓我對人生充滿期待。自私的靈魂還是認為自己可得、值得、應得,我決定鼓起勇氣認識琦琦。


異國、異地的戀情,本來就很不容易了,而我又額外多了一項困難的挑戰:異教的戀情。琦琦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深刻相信許多她所相信的,每當史坦利牧師需要幫忙時,她總不吝嗇的奉獻,然而,傳福音似乎是她所嚮往的終生的工作,熱愛上帝、超過一切、勝過自己的生命。我們對愛的歧見似乎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我在電腦前等待她下班回家,等待著她開機上線,不時的忙到台灣時間十二點多、一點、甚至於禱告到凌晨四點回到家倒頭大睡。有人問,是不是因為距離的關係、還是因為時差的關係,我們常常吵架。渴望愛的我,我相信她有滿滿的愛,讓我有勇氣想認識她,在認識她之前,我認為信仰不是個問題,雖然我已經吃素了十多年。原來,歷史上因為宗教而產生的戰爭,其來有自,不只是認同感、價值觀的不同,或許更大的一部份是來自於希望說服對方和自己相信的能夠一致且相同。認識她時,她說,不會因為不是基督徒而不願意結婚。當我們交往時,她說,若不是基督徒、結婚,會有所猶豫。

我們都很清楚,吵架會磨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信賴,我們的關係慢慢產生變化,就這樣我們維繫兩個月的感情,也在兩秒鐘結束了關係,但我跟她說,這樣也好,若是越來越接近三十歲,女生要找到好的對象,就更難了,希望可以有找到更適合的人,所以再一次地誠心的祝福她。我們說清楚之後,接著她去了柬埔寨做海外活動,活動三個多星期。她上飛機之前,我還是忍不住打了電話給她,似乎不曉得還能夠講什麼,我向她說希望她注意安全,她說史坦利先生還沒看到人,而她還在等史坦利先生的電話,我默默的掛上電話,因為我已經說了請她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活動結束後,我看著桃園航空站的起落的班表,從準點、變成抵達,我計算了一下領到行李大約的時間,我又撥了電話想問她是否一切都好,琦琦謝謝我打電話給她,我們沒有多講什麼,那是星期六的傍晚,她晚間要趕著去史坦利的禱告中心禱告,好似我就站在機場的迎賓大廳,只是好像是迎冰大廳的我,似乎在電話的這頭說不出什麼再多的話語,我知道,那是星期六她固定地會去史坦利的禱告中心,雖然我心裡是存在著一點盼望,是否她會迫不及待的回家開機上線與我分享前往柬埔寨的活動,我默默的掛上電話,因為我已經說了歡迎她回家。


在柬埔寨海外活動結束之後,琦琦去帶小朋友去屏東做活動,看著網誌的宣傳活動,她笑得很開心,她很快樂地在人群中生活,我的祝福沒有少。只要她願意在那樣的環境下、開心,平靜的追求她所要的人生,即便幸福不是我給的,我也就無所謂了。事實上她已經不只一次告訴我,我們不可能,而我、還是不死心的打電話給她,我已經分不清楚,為什麼我要這麼自私的為了滿足我想念她的情緒而打電話、或著是我是出自於真誠關懷她的心而打電話。那是最後一次,最清楚的一次,我在情人節打電話給她,祝她情人節快樂,我心裡是盼望著她也對我這麼說,不過,相反的琦琦要我打電話給我媽媽。我才醒過來,我們不是情人,為什麼要再對我說情人節快樂。說分手、當壞人,沒有人想做,我懂了,她所說的,她看過太多不幸福的婚姻,來自於不相同的對待關係,因為她對我、永遠不會像我對她一樣子的同等的付出,我們在一起不會快樂的,我們會有吵不完的架。


那是我抵達英國的第三個月的事。我抵達英國後,我存下每天戒煙的八元英磅,努力的戒煙,我不知道我還有多久能回去,我天天拿著50p的牛角麵包、1磅的牛奶,站在每天從實驗室回宿舍時會經過的市區的一家珠寶店前面,努力打量著、我可以買下那一個做為求婚的戒指? 我一邊啃著麵包,一邊看著櫥窗裡的夢想,我要用戒煙省下的他們買一個戒指,我想要用健康的身體換一個我可得的幸福的未來。期待落空,並不是需要那麼難過,大家用相同的話語安慰我,事實上,我已經送出過了一個求婚戒指,而結果和現在一樣。期待再次落空,更不需要那麼難過? 我已經找不到任何不同的話說可以說服我自己,我是個值得愛的人。到今天、我還是啃著50p的牛角麵包、喝著1磅的牛奶,只是我不再在櫥窗前,戒指已經在我宿舍的桌上,和著眼淚和鼻水的牛角麵包,我似乎該改吃其他的東西。原來,牛角麵包吃多了,會這麼躦牛角尖。


接下來的時間我最痛苦的日子,因為每天晚上都會想著為什麼我願意付出的更多,而我仍不是適合的人,常常寫論文到半夜三點都還沒睡著,加上在英國的夏天,從04:00不到天就亮了,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天還沒黑,所以那陣子真像在三班制的無塵室中拼命的工作,指導教授一直在鼓勵我,讓我專注在論文撰寫與研究工作上。我收起眼淚,收起抱怨,努力做個不會自怨自哀的人,隨著我的髮漸長,而我漸漸寬鬆的褲子,我才突然發現,我終於瘦了一點,在這個充滿高熱量食物的國度,體重跌停版是個不太容易的事,尤其是很多人會把悲憤化為食量,但我得需要把悲憤化為力量。

很不解的,他們總是說很重視我,卻從未稍信問候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