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P3029.JPG

回首看看過往,不小心地,大學、也已經過了十多年,這些年來、感覺一切都好像昨天才發生。
過往的事,似乎不那麼值得一再的拿出來重提,畢竟,那些、都已經成為過去。
遇過面貌美麗的女子,太過於嬌貴,我一笑帶過,
遇過身材姣好的女子,太過於嬌情,我一眼都不想多停留,
遇過聰明幹練的女子,太過於驕傲,我一笑置之,
在人群中盲目地打轉,跌倒,最後到放棄。驚覺,那不是我要的人生。








我想試著對您解釋和珮琪之間所發生的事,事實上,沒錯,或許只是我在自己的這個圈子打轉,
打從認識珮琪、知道她想要成為寄養家庭,喜歡、想要幫助孩子、人們,對其他人生命可以有很大的價值,
我被她深深吸引,我知道,這樣的人,可遇不可求,終其一生,可能不能遇見這樣的一個人,
這是我看到與她有共同價值觀、共同關心的事物,我所有想要和她建立關係的起點,也是我的初衷
那是我要的人生,要能夠執行夢想中的幫助者,很需要有力量的另外一半,願意、有能力和我一起做這件事,而且快樂。








但、或許,在我們一開始認識時,因為信仰的關係、她所期待的另外一半:希望是基督徒,讓我一直非常的沮喪,
這一陣子,我似乎像您所說的:從這裡直接挑明對幹,所以這樣的結果,是我造成的,會變成很大的衝突、也就不意外。
過去、我不斷的被人們告知,我對你沒感覺了,我們當朋友比較好,你是個好人...
感覺來時,關係存在,感覺走時,什麼事都不曾發生過。
是的,不能硬要女生跟隨我,那是無法硬來的,沒錯、除非她自己願意,她們都不願意,
原因有很多種,因我而相同:我不是她們心目中對的人。

4468978206_b52d8d3f21.jpg


或許是我把悲傷的感覺無限制的擴大,傷害的感覺、無限制延伸到未來,
以致於我老是覺得:我隨時可能會被丟在路邊、一包垃圾。
演變成為針鋒相對的話語,那也是很自然的對話,因為,不存在的事實、講多了都是傷害關係的利刃。




幾年前,失去穿同一條內褲長大的朋友政霆時,曾經發生過,每天夢到,在夢理大哭、醒過來時臉上滿是眼淚,
我不斷的夢到,他告訴我:「不要難過,我已經不在了」、「你接受這個事實吧,我已經離開了」
我抱著他痛哭失聲,不要離開我,然後在半夜醒過來。
最近,也是如此,我不斷的夢到,
珮琪告訴我:「程小元、不要難過,我們很不一樣」、「你接受這個事實吧,我們之間有很大的距離...」。
這是我第三次瘋狂的瘦、瘋狂的。








我喜歡珮琪,就算她不曾喜歡過我,我都還是這樣的喜歡,
或許、我不是基督徒,讓我在談話間自我感覺否定,深深讓我覺得:為什麼我不是,我好像被歸入於另外一種人,
人總是有貪噌癡,就是這樣地一把無名火燒盡功德林,漸漸、我找不到我所在的位置,可以站立的地方,我存在的意義?
我每每想給予祝福就好、默默的消失,那就不會有爭執、誤解、甚至是氣話,
我可以找一個地方、默默的掉淚就好,不會影響到任何人,我不會是個絆腳石,我會很安靜的消失。




我喜歡珮琪,她曾喜歡過我,我都還是這樣的感謝。
或許、我不是基督徒,放下我是不是能成為陪伴她一生的人,
人生何其幸運能夠遇見過這樣美好的人,對我而言、這樣就夠了,
我會乖乖地接受一切珮琪的決定。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