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659584_1.jpg  



《余光中的一段詩》



母難日,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一次在妳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妳說的,

第二次妳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妳都 曉得我都記得。


余光中的這首詩 令人感動

身旁的人們使用相同的方程式在安慰我、甚至是安慰自己


怎麼失去你,才開始了解

心中對你的那份愛 原來 已超越極限

舞照跳,歌照唱,人生繼續笑

很小的事,也許牽動出很多情感


或許要很慶幸的說,因為這樣的生離死別

使我動容 忘情的哭聲提早的來臨

在風中,我聽到思念的聲音

因為,在寧靜幽暗的深夜

它重複撞擊著,重複撞擊著我


「該走的路﹐我已走過﹔該打的仗﹐我也已經打過。」

每個人在面臨死亡之時﹐都能說出這樣的豪語

那麼,就沒有空走這一生

那麼,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之書都是精彩豐富的


我曾聽他說過:「有你,我今生沒有白活」

現在,換做是我,得要好好地用心為自己努力地活著

有好多好多未完成的夢想,有好多好多捨不下的眷戀

卻突然的被迫放手,放開他的手

忍不住回首,眼見那過往所熟悉的一切一切

他的笑容和病容同時交錯的顯現而催淚


一個默默陪在我身邊數年的知己

看著我快樂,陪著我傷心的男人

在我經歷感情挫敗的當時,安靜陪伴默默拭淚

而我總是任性的揮霍著他的關心,不知珍惜

同樣身為男人,顯得懦弱得多的我

太多的夢想來不及做

太多的話來不及說


寫過太多讓人為之動容的文句

卻少了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不用擔心我,我會好起來的」,還在耳邊



佛祖慧能的偈語﹕「若能明瞭自身真,有真便是成佛因。不求自真外求佛,尋覓全是大痴人﹗」。

生命的成全在自己的那兩瓣心。


十一歲時聽得師父開示,親身體驗時,卻有無窮盡放不下


當時還說過的話是:等我。

如果可以的話,最希望的回答是:我等你。


因為我還有許多的話還未告訴他...


只是讓他聽到我那忘情的哭聲,就是我大聲的說:

我不想失去你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