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106416_2b77a96837.jpg   


「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放心地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牽手",在擊鼓《詩經‧邶風》中說道:


 


擊鼓其鏜,  踊躍用兵。
土國城漕,  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  平陳與宋。
不我以歸,  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  爰喪其馬?
于以求之?  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  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大鼓的敲打聲響轍雲霄,勇猛威武的男子漢,個個為了保衛國家,自願挑土修築漕城牆,我卻必需獨自帶著行李,前往南方的戰場。
跟隨在大將軍孫子仲的部隊中,我們遠征到陳與宋兩個小國來平定紛亂,因為看不到歸鄉的期限,所以我總是心事重重的。
我們到處紮營,根本居無定所,連馬兒丟在那邊都不太記得。要到那邊找回我的馬呢?依稀記得,好像是在某顆樹下吧。
生離死別,我曾經和你相約要一起渡過。還說要牽著你的手,一起到白頭。


 


 


 


 


 


 


 


 


 


我曾經在不久前說過:


 


「也許我還無法描述通往幸福的路程‧但時間終會帶我們到達那終點」


 


 


 


 


 


我好像那金庸筆下的楊過,特別倔強,不是聽話的人,


 


若是要我往東,得叫我往西;若是要我坐下,得要命令我站起來。


 


 


 


原來,我也是常人,特別平常,不是能夠戰勝禮數的人,


 


禮數走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天,都還需要,只是變成禮儀。


 


 


 


 


 


 


 


原來,結婚,說什麼都不能克服世俗話語,


 


試圖想要用盡今生性命換到妳的一生相守,


 


我不是那金庸筆下的楊過,特別是不能倔服現實的世俗人,


 


 


 


 


 


 


 


 


 


 


 


卻得需要用盡剩下存款換到公所的一張證書。


 


 


f_2280864_1.jpg 


在劍橋上,一對老夫婦從遠方走過來,目測應該有超過七十歲,


 


拿起來拍起這張照片時,已經離我走了二十步,因為我一下子無法反應過來,


 


他們倆的手,比我的左手和右手合的更緊,怎麼想像不到那樣的一個畫面,


 


在我眼前出現,我曾經夢想要一起渡過,


 


還一直說要牽著這樣的手,一起到白頭。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