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當人們之間開始有了沉默,
那是否就表示著遠離?

當時表示兩人之間有了沉默,
那是否就表示有了裂痕?


我已經四年多沒和你講上一句話了,

或許正確的說,我已經四年多沒聽你講上一句話了。

而我放在心裡的話卻積成了可以蓋長城的距離,

我再也聽不到來自你的聲音了,

不吝惜給予我讚賞的人,細細品味過我的文字後,

會給我片刻的讚美,會心一笑後我收到了!


這些躺臥在紙上的文字,常常是我為了補捉一個畫面的感動,

我會花下40分鐘精確的寫下它,重現當時的整個原貌,

然而,寫作真的是我的優點嗎?


我有時寫不出寫不下半個字!

因為,有這麼一天我竟然要為你寫訃文,

如果文字是我的優點,我我的優點,又怎麼能夠顯示出來呢?

就在那年的冬天,我跌倒了...

跌坐在回憶裡,滿滿是你的回憶裡,

漸寒,風起不止,起風時的新竹已經邁入十二月,仍舊夜黑越不睡,

到了十二月更加明顯,曾經也是這樣的夜裡,我們剛從電話的兩頭道別,

總是說出讓人安心的畫面,表示一切都安好,

你的聲音像風一樣,就這樣地消散在風裡。


有時候,我只是發愣一下,你的身影就在瞬間浮光掠影;


很多時候,我看見了你的笑臉,那和我的表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從那一天起,我從不遮掩,我總是回頭望了望,


我也不忘轉過頭時找回淚流滿面模樣的我,


這是我記憶的最好證明,也是一件公開的秘密。


我讓出了駕駛座,那是友情無價的司機為我而開的長路行。

現在的我換乘了鐵路旅行,讓鐵軌承載著一些重量,

鐵軌上可以承載著上百頓的火車車廂,卻無法承載已經不在的你...

我好像還答應過你要帶你來到後山看看。

現在,除了我之外,我想就是一狗票陳腔濫調的憂傷,

我繼續南行,繼續行路向難,永遠的,失去了沒有的難題上,

一切都是忘情不了的回憶。


那一段與歲月競走的日子像是追不及的光影,

從指間溜走,那一段路,我們只想和時間比慢。


還會回想許多過往,有時就在夢中歷歷在目,
只是忙碌的生活讓人來不及追憶,時間又過去。


有時候,也想像你一樣找一個沒有人能找到我的地方躲起來,

不管怎麼躲,還是腳踩的這一片土;

躲著躲著,久了,就會沒有人找了。


關於你一切的畫面顯得特別鮮明,我的記憶就沉沒落在遠方那一點,

也許是你輕輕揚起的嘴角,又也許是懷念著那樣貼近而又相隔著的距離;
此時此刻我總會播放阿杜的<下雨的時候會想你>這首歌,
我寄放在歌裡的每一份愁悵再由每一個音韻還給我了,

卻沒有人能將你還給我們。

我猜想或許被距離模糊的地帶,總是最令人無法忘懷,

風吹起的塵土,似乎再而再的告訴我,你已歸回塵土,

我在那聲輕嘆之後,你從此成為我最美麗的遺憾。

成歿,年方二十五,你,走得太早。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