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659584_1.jpg

《余光中的一段詩》



母難日,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一次在妳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妳說的,

第二次妳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妳都 曉得我都記得。


余光中的這首詩 令人感動

身旁的人們使用相同的方程式在安慰我、甚至是安慰自己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