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扣結婚了,文炬和士傑理所當然的成了伴郎,
政霆開過數次的禮車,理所當然的成了大家相約的伴郎
我和他約定好了,十五年前就和他約定好了,
雖然他不是有意要爽約的,我還是不能原諒他還有我自己
我是不是已經在心底默許了,不結婚、沒有朋友也無所謂


前陣子我較少落淚了,之前我有的時候就待在宿舍,就讓眼淚和鼻涕狂奔
那酸軟的鼻頭一直跟隨著我的大鼻子,我的大鼻子沒有再漲大了
那酸軟的鼻頭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從來沒有
我繼續點燃著我的煙,我誠致的希望今天死的人就是我
若是看過我一根接著一個的抽的模樣,就會知道我死意堅決
那麼就可以和他一起回到從前,那個無論何時何地和我一起微笑哭泣的人


我的電話已經摔壞了,電話只是斷了訊號
我的生命若是走到終點就會斷了煩惱
原來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
我不怕死,卻深怕這樣孤單著活著
我...想回家了...
原諒我,我沒有你們想像中的堅強

絕望,是我對人生最後的兩個字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