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幽默,來自於國小五年級,在那一年之前,

我是個既憂且默的孩子,吞下一切苦水也不願意

承認自己脆弱的一個小朋友,但這個性就在遇到

政霆之後有了重大的改變。


「你以後想當什麼?」

『醫生。』

「很難考耶!?」

『我媽希望我以後能當個醫生。』

「不簡單、不簡單,不過是個努力的方向。」


當時的我心裡只想著大人對我的期望,沒想到這個沒達成的期望,成

了我現在最希望的事,那年,我十二歲,今年、我二十六歲了,十四

年前的對話,我依然記得。如果讓我走到中港國小的那片操場,我還

能指出我和政霆每次週會時替全校準備麥克風的那一間控制室;如果

讓我看到五年二班的那間教室時,我也能指出我和政霆快樂的上課所

用的那一張桌子;如果讓我想到我們聊的每一件心事,我都能準確的

說出,那一夜我們為什麼而淚流滿面。


他們會開始結婚生子,我們卻只能遙望痛哭;他們會開始體會生老病

死,我們卻已歷經生離死別。


我們分享的東西漸漸的開始隨著年齡有所不同,喜、怒、哀、樂,卻

是不變的元素,我們的友誼被強迫著在畢業時後改用另外一種方式存

放著,拍痰、推點滴架、陪著哭泣,最後再自己哭泣,而今天我們的

友誼再次被強迫的改放在另外一個時空下,舉目不見、充耳不聞、有

口無言、有心卻無力... 這一天的確總會來到,只是我從來沒想到。


我的花言巧語在巧遇政霆後開始大放異彩,而我告訴了自己政霆一定

會好起來的,我連自己都欺騙了,

最後,騙得讓我錯過了握緊他的手。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