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靜處在蔚藍穹蒼之下,將記憶如錄像帶班的倒轉,閃過璀璨的急光是年少狂想曲,按下腦中的快門、連拍,維持這個動作的後遺症是不按快門手仍會微微顫動,應是看到記憶中的模糊相片而慄動,而不是按下快門的動作讓我抖動不止。原來捕捉生命的快門在發生時已定,矜發於聲而後禁,事後不過只剩下相片中錯愕不已的表情。


命運對我們太過頑皮,讓重複的悲歡離合穿插在所剩無幾的歲月中,倘若已是年過半百的身軀,這口氣、或許會嘆得更深、更沉。這城市幸福的人很多,但幸運的人太少,幸福的人成雙成對,在街頭漫步,熙來攘往的人群,但幸運的人的確太少,只有遇見妳的人,足稱得上幸運,在妳身旁的那位幸運兒,獨享有幸福;既幸運又幸福的人、稱羨。我至抓到了幸運,未能共享有妳的幸福。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