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zIJ2x7W1.jpg  
 


憂鬱而多產?!


憂慮是寫作的充份必要條件?


多產的夏季、我憂愁了半個夏天、加上去年冬天


結實累累的短文樹上多是酸澀的果子


 


『你很優!真的~』


「謝謝,我真的很~憂」


 


所以樹上結的多是青黃不接的果實


「要怎麼收獲便要怎麼栽?」


胡適之說得真好


 


『要怎麼難過便會怎麼栽!』


為自己改寫而慶祝

    全站熱搜

    英國旅遊民宿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